趙宇屬于正當防衛趙宇案背后的法理評析:從過失傷人、防衛過當到正當防衛

愛荷華 編輯:admin 時間:2019-03-03 05:33
點擊播放音頻

趙宇屬于正當防衛趙宇案背后的法理評析:從過失傷人、防衛過當到正當防衛

一、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26日23時許,李華與鄒某酒后一同乘車到達鄒某位于福州市晉安區岳峰鎮村榕城公寓4樓C118的暫住處。二人在鄒某暫住處發生爭吵,李華被鄒某關在門外,便酒后滋事,用力踢踹鄒某暫住處防盜門,強行進入房間與鄒某發生肢體沖突,引來鄰居圍觀。此時,暫住在該樓5樓C219單元的趙宇,聽到叫喊聲,下樓查看,見李華把鄒某摁在墻上并毆打其頭部。為制止李華的傷害行為,趙宇從背后拉拽李華,致其摔倒在地。起身后,李華又要毆打趙宇,并進行言語威脅,趙宇隨即將李華推倒在地,并朝倒地的李華腹部踩了一腳。后趙宇拿起房間內的凳子欲砸向李華,被鄒某攔下,隨后趙宇被其女友勸離現場。經法醫鑒定,李華腹部橫結腸破裂,傷情屬于重傷二級。鄒某傷情屬于輕微傷。

二、訴訟過程

關于本案,2019年2月20日,福州市公安局晉安分局以趙宇涉嫌過失致人重傷罪向晉安區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2月21日,晉安區人民檢察院以防衛過當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

三、評析意見

我國刑法第20條規定的正當防衛,根據防衛目的的不同,可以區分為保護本人的正當防衛和保護他人的正當防衛。在司法實踐中,大部分正當防衛都屬于保護本人的正當防衛,存在少數保護他人的正當防衛。在保護他人的正當防衛中,又有些屬于保護親屬的正當防衛,只有個別保護與自己完全沒有關系的他人的正當防衛,這種正當防衛具有見義勇為的性質。對于這種見義勇為的正當防衛案件,司法機關在處理的時候應當充分考慮案件的特殊性以及社會影響,追求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從趙宇正當防衛案的以上處理來看,公安機關將該案作為普通犯罪案件處理,沒有認定本案具有防衛性質;檢察機關雖然認定本案具有防衛性質,但同時認定趙宇的防衛行為超過了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由此,引申出正當防衛案件處理中的三個問題:

(一)關于防衛性質的認定

防衛性質的認定是指在一個案件中,行為人雖然造成他人的人身或者財產的重大損害,但造成這種重大損害的行為是否基于正當防衛的需要因而具有防衛性質。根據階層犯罪論,在認定犯罪的時候,首先要進行構成要件該當性的判斷,在具備構成要件的基礎上,還要進行違法性的判斷。

在本案中,趙宇對李華踩踹的行為造成了李華的重傷結果。從刑法理論上分析,趙宇的踩踹行為雖然是故意的,但對于重傷后果則是過失的。踩踹行為本身還不是故意傷害行為,因而對此不能認定為故意傷害,而是應當認定為過失致人重傷。就此而言,公安機關對趙宇的行為認定為過失致人重傷是正確的。

標簽 趙宇
【來源:網絡整理】

愛荷華實時新聞提示: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點擊分享給您的好友!謝謝愛荷華資訊用不同的視角看世界!

整理全面的資訊:互聯網新聞 電商新聞科技新聞世界新聞文化新聞職場新聞家電新聞財經新聞IT新聞軟件新聞體育新聞 等實時性的新聞、爆料、點評,打造今日最新聞的深度思維,今天新聞的綜合平臺!

上一篇:超精彩!2019中超開幕式觀賽全攻略(內含獨家劇透) 下一篇:沒有了
  • 關注
    我們
  • 返回
    頂部

上一篇:超精彩!2019中超開幕式觀賽全攻略(內含獨家劇透)

下一篇:沒有了 -->

返回頂部
城市聯盟:深圳 武漢 合肥 南陽 海南 鄭州 西安 長沙 上海